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要闻
公司要闻
一个党支部书记的“写实”情怀
2017-10-11 16:55 金启 胡世军 

2017-10-11 10:00:31

“喂,王建权吗?说好今天下班到我的办公室进行“三违”帮教,这都几点了,怎么还没来?”笔者见到桃园矿修护准备区的支部书记相杨时,他正在给包保联系的“三违”职工打电话,通知他到单位来进行帮教。面前摆着一本记录得工工整整、清清楚楚的“工作写实”。

笔者随手拿起这本“工作写实”,发现上面记录的全是每天的工作计划。每一个内容都记得清清楚楚,时间和地点记得明明白白。他刚刚打电话通知的王建权那一页,就这样记着:“8月28日夜班,王建权在ll1042机巷无证开皮带,进“三违”学习班。9月6日对其进行一对一帮教,帮教内容......”

“职工工作辛苦,难免会对自己的错误有所疏忽,要提醒他们,其实都是一些家庭琐事,让你见笑了!”三十出头的相杨书记看到笔者对他的记录本如此感兴趣,一脸腼腆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。

相书记说的“家庭琐事”不仅仅是限于对“三违”人员的帮教事宜,还有职工的思想动态和生活情况。

“工作写实”上就有这样一条记录:“卫正荣,近日愁容满面,有心事,定于5月20日对其谈心、交流。”笔者看到这里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:“现在卫正荣的思想稳定了吗?”相书记十分兴奋地说:“早就安下心来了,现在还是班长呢!工作干得可好了,他带的班不仅在安全上放心,在质量上也是顶呱呱的......”

对于一个煤矿工人来说,职工之所以能安心工作,除了安全,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工分的合理分配和工资收入的高低。

“工作写实”里有一条是这样记录的:“8月5日,职工吴军来找工资的事,由于矿上要开一个会没有及时给予解决,定于8月6日为其解决”。笔者看到后面画了一个五角星,不由很好奇地问:“为什么要画五角星?”相书记有些激动地说:“工资是职工最关心的大事,干同样的活、出同样的力,拿到手的钱却比别人少一大截,不解决好,职工就没法安心工作。”笔者见他如此激动,又问了一句:“事情得到解决了吗?”相书记有些惭愧地说:“经过对账,发现是核算员做账时一时疏忽,算错了。钱是补上了,但是我心中还是感到惭愧,平时对工分疏于监管,给职工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。”相书记在说这些话时,一脸的自责。

其实像这样的记录还有很多,写完了,事情得到完满解决的“工作写实”都被他收在办公室的书柜里,笔者数了数大概有四五本。笔者看着这些被他像宝贝一样珍藏着的“工作写实”有些好奇地问:“既然事情都得到了解决,还留着这些本子干什么?”相书记深情地说:“虽然事情都解决了,但对于我来说,这些记录是我一辈子的财富,每当闲下来翻开它们,看着一件件得到了解决的事情,我仍然会感到心潮澎湃,就会想到那些事情得到解决后职工们那一张张开心的笑脸,这种感觉特温暖、特满足。”

巧的是,在对相书记结束采访时,正好碰到相书记说到的班长卫正荣,卫正荣告诉笔者,“那段时间确实不好过,在家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,一下子调到一个陌生的工作环境,内心感觉空荡荡的,如果不是相书记找我谈心,说不定我早不干了。”卫正荣顿了顿接着说:“现在好了,在相书记的帮助下,让我有了家一般的温暖,在这样温暖的单位里工作、生活,感觉自己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。”

俗话说:“好记性,不如烂笔头”。相书记就靠自己的这烂笔头记录了自己每天要处理的区里大小事务,把“工作写实”做成了思想政治工作的“法宝”,将一支组建不久的“杂牌军”带成了“正规军”。(责编 孟慧奇)

关闭窗口
友情链接
请关注官方微信
    人民网     新华网    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   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     中国安徽     安徽省国资委
    安徽先锋网     东方煤炭     秦皇岛煤炭网